银月

[傘修] Day329 信物


試着寫了點不那麼搞事的(*´艸`)
嗯看上去好像怪怪的(*´艸`)
然後我發現我真的好喜歡用痛心疾首(其實是讀書少想不出什麼好詞

——————————

葉修有一條項鍊,顏色灰白,形狀不規則,只能勉強看出是一個心型。

沒什麼人知道項鍊的存在,葉修平時總是把它收在衣服裡面,讓它貼在離心臟最近的位置。

而項鍊的來歷,更是連蘇沐橙都不曾知曉。

*

第十賽季,總冠軍,興欣戰隊。

在相隔多年之後,葉修終究是帶領着一手創立起來的戰隊,獲得了總冠軍。

興欣的慶功宴上,最愛鬧騰的猥瑣二人組拚盡全力集火葉修,“老葉來來來咱們今晚不醉不歸啊!”

“葉修我告訴你啊你今天必須得給我喝!”

“喲點心大大就放過我這個老人家吧,老魏你也是,這麼大個人了還不懂什麼叫將心比心啊。”葉修痛心疾首地噴了他倆一臉的煙。

“咳咳咳咳……老葉受死吧!!!”差點被煙嗆出眼淚的方銳不依不饒,抓着啤酒罐撲了上去。

“哎哎哎,廢物點心你別那麼飢渴行不?你不要清白我還要呢。”葉修勉勉強強的抵着方銳,試圖從他手中搶回自己的衣領。方銳呢,也因為葉修的抵制而無法再向前進,本來嘛,兩個都是宅男,體力半斤八兩,戰五渣為難戰五渣,何必呢?

“滾滾滾再飢渴也不是對你!”我有老林了!方銳一臉嫌棄,正打算從葉修身上跳下來,突然看見他的衣領裡露出了一小截銀鏈,於是伸手去撈,“哎老葉你別躲我都看見啦!老實交待這是哪家姑娘給你的定情信物!”

“哪有什麼定情信物。”葉修不以為然地擺擺手。

方銳才不聽他胡扯,“不然你沒事帶個心型項鍊幹嘛?喲還了刻字!秋……”

“方銳!”所有人都被葉修突如其來的大喝給震住。

“抱歉……”方銳也知道自己玩笑開過頭了,葉修可從來不是暴躁的人,想來是觸犯到底線了。

一股詭異的沉默迅速漫延開來,葉修身邊依舊煙霧渺渺,無人能看清他的表情,良久,葉修幽幽地開口了:“沒事,我先去……打榮耀了。”

看着他離去的背影,方銳突然想起一個人,那個魏琛曾經提起過的精通全槍系,曾與一葉之秋並肩作戰且實力完全不在它之下的,沐雨橙風的原有者,蘇沐橙的哥哥——蘇沐秋。

那項鍊分明是長年被人握在手心,才能把菱角悉數磨去,使表面光潔平滑。

只是,秋……

方銳突然意識到,自己可能撞破了什麼不得了的秘密。

門外,葉修輕輕地笑了起來,伸手緊握着那條項鍊。

這可是左邊那個,離心臟最近的地方啊,怎麼能被除自己似外的人觸摸呢?別說摸了,就是多看一眼,都。不。行。

[傘修] Day330 榮耀格格


學生傘x學生葉
一個非常俗套的梗
沒頭沒尾什麼的(ಥ_ಥ)

————————————

榮耀中學一年一度的校慶即將來臨,每個班都必須表演一個項目,內容抽籤決定,並且會在最後由全校師生投票,共同選出表演的最精彩的班級。

在得知自己班要表演的項目是話劇後,2年3班的每個人內心都是崩潰的。

“話劇什麼的也太老套了吧!”

“就是啊!這裡又不是少女漫畫男女主角讀的班級,演什麼話劇啊!”

“不!!!我才不要演白雪公主灰姑娘睡美人之類的童話故事!”

“+1!要演也是演霸道總裁俏司機這種的嘛!”咦?

“咳咳!各位同學冷靜一點。”班長拍着桌子大喊道:“請放心,我們班是絕對不會演公主系列童話故事的!我們的劇本將會交由副班長來寫,副班長的作文能力相信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吧?她絕對能大家帶來精彩,幽默又不失感動的完美話劇!”

聞言,2年3班的學生們都安心了起來,是啊,副班長的寫作能力確實極強,聽說已經出版過幾本小說了,劇本交給她,雖說不會像班長說的那麼誇張,但三觀總歸是沒問題的吧?

可惜,他們並不知道一件事——最近副班長被自家外婆強迫觀看了《還X格格》,《情XX雨XX》等經典老劇,開始她是拒絕的,沒想到看多了以後竟然無法控制地沉迷了下去。

於是,便出現了以下這一幕:

“啊!你變了!以前的你不是這樣的!”來自內心崩潰的蘇沐秋。

“啊!我沒有!變的人是你!”來自內心同樣崩潰的葉修。

“明明是你!”

“是你!啊!你冷酷你無情你無理取鬧!”

“你才冷酷你才無情你才……不對我們才沒有這句台詞。”蘇沐秋心情複雜地翻着台詞本。

“是嗎?我倒覺得你挺適合唸這段台詞的,像獨守空閨的怨婦啊,蘇爾康。”葉修心累地癱在椅子上,調侃道。

“你也是,葉紫薇。”蘇沐秋不甘示弱地回嘴,“話說,校慶那天表演這種東西真的可以嗎?”

“我相信這樣的話劇一定能讓全校師生眼前一亮。”

“是啊,說不定還能名垂千古呢。”蘇沐秋扶額,“榮耀中學七不可思議之榮耀格格。”

“多好啊,為咱們班增光。”葉修看似安慰實則嘲笑地拍着蘇沐秋的肩膀。

“你當然好,格格又不是你來演。”

“話可不能這麼說,六阿哥這角色也沒比格格好多少。”

“既然這樣,那我們交換?”

“這可不行啊沐秋,角色早就選好了,你得服從組織安排。”

“你會在意這個?走走走JJC走起,我贏了你就得跟我換。”

“哎呀那你肯定得乖乖演格格。”

“哼!”

[傘修] Day331 吾兒叛逆


狼妖傘x俠客葉
跟標題好像沒啥關係( ・᷄ὢ・᷅ )
算了不重要反正就是保父葉修的故事(*´艸`)

——————————

“我說,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肯放開我啊……”葉修拖着沉重的步伐慢步在叢林中,他的左腿上正黏着一個孩子,不,說是孩子其實也不太正確,畢竟一個普通的孩子屁股上可不會掛着一條毛絨絨的尾巴——這是一隻小妖。

小妖一言不發,只四肢並用緊緊地抱住葉修的小腿,大有就這麼抱上一輩子的覺悟。

“喂喂喂,你這樣什麼也不說的,我怎麼會知道你想做什麼啊。”葉修滿心無奈,自打進了這片森林,這隻小妖就一直跟在後面,剛準備轉身詢問的時候,他就衝上來巴住腿不放了,拉也拉不開,又不敢太用力甩,怕一個不小心會傷到了他。

“喂,你再不放手我可就只能把你帶到人很多的村子裡咯。”這樣妖力微弱又還沒完全修練成型的小妖應該不太敢去人多的地方的吧?於是,再一次試圖拉開小妖未果後,葉修這樣半威脅的說道。

“……討厭……”聞言小妖終於開口,用軟糯的童音嘀咕了一句。

“什麼?”葉修沒有聽清。

“只有我一個、討厭!”小妖扯開嗓子,將剛才的話重複了一遍。

這次葉修聽清楚了,原來是寂寞了啊,找不到可以說話的人麼?敢情這片林子裡就只有他這麼一隻有人形能說話的妖啊?靈力也太稀少了吧。

“不想獨自一人啊……帶着你也不是不行,只是我要去的地方人可是只會多不會少的啊,你不怕麼?”

“嗯……不怕!”

“那行吧,來乖,先鬆鬆手。”小妖聽話的抱鬆了些,葉修趁他稍稍鬆動,一把提起小妖的後頸,讓他坐在自己的手臂上,並仔細打量了起來。

小妖長得唇紅齒白,不像妖,倒更像是大戶人家裡嬌生慣養的小公子,一雙桃花眼眨啊眨的,令原本稚氣的容顏平添了幾分媚態。該不會是隻小狐狸吧?葉修心底暗暗叫苦,那以後麻煩事可要多得多了。

“你是……狐狸?”葉修遲疑地問。

“才不!”小妖似乎有些不滿,大聲喊道:“狼、沐秋是、狼!”

“喲呵,還有名字啊,你叫沐秋?”

“嗯!蘇、沐、沐秋!”

“倒是個不錯的名字,坐穩了啊沐秋,我們該走了。”說罷葉修便一手提着行囊,一手抱着蘇沐秋,穩穩地往林子的出口方向走去。

————————————————

“明明你小時候那麼可愛,怎麼現在會長成這個樣子?”渾身赤果的葉修縮在被窩裡,一臉痛心疾首。

“那自然是得感謝你多年來的言傳身教。”一旁同樣一絲不掛的蘇沐秋選擇呵呵一笑。

“原本以為養個兒子好防老,哪曉得這兒子長大不但不孝順,還一天到晚折騰得他老子連床都下不去。唉,真是吾兒叛逆傷透吾心。”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啊。”蘇沐秋翻了個身壓住葉修,道“誰叫我是狼呢?”

[傘修] Day332 關於翹課

被傘哥生日炸回來的我
於是打算來個倒數
順便練習文筆
希望能在明年生日的時候寫出好的生賀
祝我能努力達到目標(๑•̀ㅁ•́๑)✧
文筆渣請多多包含(*´艸`)

----------------------------

Day332 關於翹課

老師傘x學生葉

“老葉老葉,待會兒晚自習遛出去打本不?”張佳樂一臉賊兮兮地看著自己的鄰桌。

“嘖嘖嘖,張二樂你這樣公然翹課你家老孫知道嗎。”

“你才張二樂呢!大孫他今個被派到二中去了,你不說我不說,他哪能知道啊?哎說定了啊,就學校後面那間,叫上黃少天和方銳。”

“我說,你們倒是光明正大的很嘛。”站在講台上的蘇沐秋沒好氣地看着他們,“不想上晚自習是吧?成,葉修,你待會下課跟我到辦公室,我們好好聊聊天,談談風花雪月。”

“別這樣啊蘇老師,我可是良家少男,是不容得你這樣隨意猥褻的。”

蘇沐秋幾乎要被他氣笑,扶了扶額,道:“行了良家少男,你後面的白言飛都要被你嚇哭了。張佳樂,你也別得意,等孫老師回來我讓他來收拾你。”

正笑的前翻后仰的張佳樂像是突然被噎住了一般,一口氣卡在那裡上不去也下不來,開始瘋狂咳嗽,邊咳邊哀嚎:“不、咳咳咳、蘇老師我錯了!咳咳咳咳……我真的錯了!千萬別、咳咳、別告訴大孫啊!我知道錯了!”

“這話你還是留著自己跟孫老師說吧,好了,我們繼續上課。”

——————————————

“來啊蘇老師,不是說要跟我聊風花雪月的麼?”葉修大爺似的坐在辦公室的轉椅上,看着一旁正埋頭改作業的蘇沐秋。

聞言蘇沐秋抬起頭來對他翻了個大白眼然後又馬上低下頭去努力批改,心道要不是為了養活你這位大爺我至於這麼辛苦麼我。

“你這樣是不對的啊蘇老師,”葉修一臉痛心疾首,“身為一位人民教師,你居然這樣無視學生提出的問題,還對他露出了嘲諷的表情,你知不知道這樣會令青少年產生不好的情緒,從而引發抑鬱症、自殺、反社會人格等不……唔!”

成功將人嘴堵住的蘇沐秋滿意的笑了,並且暗搓搓地打算在這個週末把眼前這位良家少男給猥褻掉。

正準備走進辦公室的王杰希老師冷靜地關上了門,邁著並不冷靜的步伐和兩隻一樣大的眼睛,默默地離開了。

傘小修日常(三)

小學生文筆
本章主:雙花
傘哥活著設定
就是個神奇的腦洞
大家看看就好別太認真

大家好我是傘小修,今天呢我要繼續介紹我的小夥伴以及他們的爸媽,不過在這之前我有一件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說。。我不是話嘮!我不是話嘮!!我不是話嘮!!!我只是語速比較快而且畢竟白痴作者給我安排了一大堆台詞唸慢一點會唸到明年!畢竟全文基本上只有我在講話出場率第一永遠只屬於我!畢竟這是我單身了整整十年並且被閃了整整整十年所練出來的手速啊不語速!

好啦好啦我們要進入正題咯,今天要說的是跟我從小同校同班同桌同社區同棟同層同房呸鄰居的孫小樂!我和他之間的關係簡直是爛的不能再爛,誰叫第一次見面他就給我留下了永世無法抹滅的黑歷史,直到現在我那無良的爸媽還常常拿出來笑啊我還是不是親生的了!?也怪我當時年少輕狂眼睛不夠銳利真以為他是一個小女……咳咳咳咳你什麼都沒聽見我什麼奇怪的話都沒說如果有什麼也一定是你的錯覺。

笨蛋樂像他媽,愛炸毛還二得很,樣子秀秀氣氣憂憂鬱鬱常常45度角望天,問他在幹嘛他說:「流鼻涕了可是找紙巾的時候才發現口袋破洞了紙巾都掉光了。」嗯,還有幸運E。

笨蛋樂他爸媽是當年聯盟中十分有名的雙花組合,他們合力創造的打法繁花血景曾經盛極一時,不過被我媽破了就是了哈哈哈哈。

想當年孫叔叔曾經因為一些難以啟齒的原因離開了原本的戰隊並且失蹤了好一段時間,好吧也不是真的那麼難以啟齒啦不就是看得到吃不到心情鬱悶不開心而已嘛。

誰知道他們倆個從一開始玩的就是雙向暗戀梗,旁人全看出來了就他倆個傻逼以為沒人知道。當年他走了之後張叔叔是多麼的悲傷多麼的心痛多麼的慾求不滿簡直天天哭暈在廁所,所以說你們想過小遠哥哥的感受沒有。

不過姻緣這種玩意真的是非常奇妙的呢,即使他們曾經形同陌路現在還不是天天在閃瞎我們這些單身狗?有沒有想我的感受啊混蛋!

傘小修日常(二)

小學生文筆

主:傘修,喻黃

副:周江

傘哥活著設定

就是個神奇的腦洞

大家看看就好別太認真




大家好我是傘小修,上次給你們講了我的爸媽,這次給你們講講我小夥伴們的爸媽好了。


對,沒錯,前面那個自帶文字泡效果的話癆就是喻煩煩,他的老爸是當年榮耀聯盟的四大心臟......不!我是說四大戰術師之一,第一咒術師索克薩爾的使用者,心臟喻......呸!我是說喻文州!對!喻文州!心臟什麼的一定是你聽錯了!不信你看我真誠的雙眼!誒不對我乾嘛搶點心的台詞!什麼?你問點心是誰?我就不告訴你你咬我呀啊哈哈~


誒我乾嘛扯這麼遠,然後要說的是喻煩煩他媽,那就是大名鼎鼎的第一劍客,妖刀夜雨聲煩使用者,黃煩煩......呸!黃少天!他可是神一般的人物,能讓聯盟為他改規矩的人誒!難道不是神一般的嗎!?也不知道馮主席今天的藥吃了沒。


他最厲害的武器不是銀武冰雨,而是天生的技能,文字泡!光這一點就能確定喻煩煩絕對是他親生的!根本不用滴血認親什麼的!


據說連當最恐怖的韓叔叔也難以抵抗他的攻擊!哎呀不能多說了,我已經看到喻煩煩要來找我理論了,要是被他抓住我明天晚上都不一定走得了啊!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什麼的有沒有聽說過!哇我好有文化!靠真的不能多說了救命啊周小水你快拖住他!餵老爸老媽快來救救你們兒子啊!


「沐秋大大,你兒子在呼喚你呢。」


「口胡,明明是在召喚你。」


「切,兒子你自個兒悠由著點啊,我倆搶完這個Boss先。」


有這麼不負責任的爹娘真的好麼!?我果然是充話費送的吧?榮耀女神我們已經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友盡!


—————————————


讀者們不知道的事:


「小水你別拉著我我今天不給他一個教訓我就不姓喻哼姓傘的我們來pkpkpk!!!」


「......煩......別.......QAQ」


「誒小水別哭啊我不去就是了別哭啊別哭啊別哭啊小水小水對不起我錯了我錯了我錯了我不去追他了小水不哭不哭不哭」


「嗯!o(^_^)o」

傘小修日常

小學生文筆

主:傘修

副:喻黃/周江/莫橙

傘哥活著設定

就是個神奇的腦洞

大家看看就好別太認真~



大家好,我叫傘小修,嗯你們想的沒錯我就是我媽葉修......呸呸呸!這不是ABO我媽是生不了孩子的!不然以我爸媽那種運動頻率,咱家不得滿地都是娃子?你問我媽為什麼生不了孩子?廢話!他可是個男人!貨真價實的男人!他要是能生得到出個孩子那三胖子都能填坑了好嗎?


其實呢我是在廣大傘修黨的怨念中誕生的,聽說是因為被虐成狗了所以需要我來慰藉一下她們的心靈,等等那我不是變成慰X婦了嗎!?呸呸什麼鬼我乾嘛要黑自己啊!?


嗯?你說我為什麼不姓蘇姓傘?其實吧,當年我也是好奇過的,我媽也不負眾望的給出了答案......一個令當年還沒成為熊孩子的我崩潰的答案:


「看來是時候告訴你真相了,其實你......是千機傘的孩子啊。」


所以原來我該管千機傘叫爹的嗎?知道真相的我眼淚都要掉下來了啊!還有它不是姓千嘛!?跟我沒關係的吧!


不行再這樣下去我就要跟隔壁的喻煩煩一樣了,他可是完美的繼承了黃叔叔的話癆屬性,想想都覺得可怕,這棟大樓也就只有樓上的周小水能忍受他了,一個話癆一個無口該說他們真是天生一對嗎?不對我是想到哪裡去了啊!都怪橙姑姑老給我講些奇怪的事,姑丈也不管管!算了......姑丈一對上她就跟只倉鼠似的,說好的高冷呢!?簡直就是氣管炎!好吧其實這裡的氣管炎已經多到天邊去了,特別是直男大叔,只能默默給唐阿姨點個贊!


——————————————


讀者們不知道的事:


「阿修,聽說你當年跟千機傘有過姦情?」

「什麼鬼???」已經忘記了當年坑自家兒子的話的某貨。

「看來是我不夠努力啊,竟然讓你欲求不滿要去找千機傘......」

「餵餵蘇大大你想乾嘛!」

「乾你啊~」